2010年美国国家图书奖:“朋克教母”获奖

 

记者 石剑峰

  2010年度美国国家图书奖颁奖典礼成了一场摇滚盛宴,“朋克教母”帕蒂·史密斯(Patti Smith)凭借自传《只是孩子》(Just Kids)获得美国国家图书奖非虚构类奖,所有媒体的焦点也都集中在帕蒂身上。当晚650名宾客参加了在曼哈顿西皮亚尼华尔街饭店举行的颁奖仪式,门票12000美元/张。可这样一个高级社交场合实在不适合让帕蒂来唱一曲。


 

 《只是孩子》

  是首次正经写作

  摇滚巨星获得文学大奖,帕蒂·史密斯之前并非没有先例。2008年,鲍勃·迪伦就曾获得普利策奖,不过鲍勃得到的是安慰和尊老性质的杰出贡献奖,鲍勃·迪伦的自传《就像一块滚石》也曾入围国家图书奖,但他就没有帕蒂那么好运了。帕蒂·史密斯的《只是孩子》讲述了她与恋人摄影师罗伯特·梅普勒索普的关系,以及1960、1970年代纽约波希米亚式的生活。1970年代的纽约也是朋克发源地,帕蒂·史密斯是其中最重要的一员,而她诗一样的歌词在狂躁音乐之外也长久为人吟诵。她1975年的首张专辑《Horses》也被视为音乐史第一张朋克唱片。这次的《只是孩子》是她首次一本正经地去写作。帕蒂·史密斯对获得文学奖的态度一点都不“朋克”了,因为写作和出版一本书就一直是她的人生目标。“我梦想有一本自己的书,一本自己写的可以放在书架上的书。”帕蒂·史密斯在颁奖仪式上说,“真的,无论科技如何进步,请不要放弃书。我们的物质世界里没什么东西比书更美妙。”幸运的不只有帕蒂·史密斯,她的中国歌迷们再等几个月也将等到《只是孩子》,该书即将由北京贝贝特理想国出版。

  在帕蒂·史密斯的星光照耀下,其他获奖者就只有陪衬的分,更何况其他获奖者中也以小人物居多。虚构类的获奖作品是《暴政之王》(Lord of Misrule),作者是名不见经传的贾米·戈登(Jaimy Gordon),出版方也是纽约一家小文学出版社。贾米·戈登的手下败将之一就有“星光熠熠”的乔纳森·弗兰岑的《自由》,国家图书奖评委对这位被媒体大肆炒作还登上《时代》封面的“伟大作家”就是不买账,也许在他们看来乔纳森已经赚够了钱和名声,不需要这额外的荣誉了。《暴政之王》是贾米·戈登第四部长篇小说,讲述了1970年代西弗吉尼亚州赛马的故事。由于作者以及作品之前并不出名,小说印量有限,现在想要买到这本获奖大作并不容易。几天前,加拿大的文学大奖吉勒奖颁给了之前毫无名气的约娜·斯基伯瑞德,结果她这部获奖的处女作《多愁善感者》几乎没可能在书店找到,因为只印了1000册。在提拔新人上,这次美国国家图书奖倒和邻居的吉勒奖想到一块儿去了,只是为难了读者,所以连贾米·戈登也在颁奖仪式上像只受惊的小鹿一样,有点眩晕地发表了获奖感言:“我一点儿都没准备,我太意外了。”

  获奖者中只有2名男性

  帕蒂·史密斯和贾米是女性,这还不止。童书奖授予了凯思琳·厄斯金(Kathryn Erskine)和她的《反舌鸟》(Mockingbird),这部励志小说讲述了11岁女孩与阿斯伯格综合征抗争的故事。公共服务奖今年也给了女性,琼·冈茨·科尼(Joan Ganz Cooney)是一位资深的少儿节目制作人,琼·科尼女士说,当今图书业最大的挑战是确保让孩子能在数字世界中受益,“我们努力不让图书在孩子的世界中被电子游戏挤出去。”在今年入围的20名作家中,13人为女性,这是历年美国国家图书奖从来没发生过的事情。最后获奖者中只有2位男性。

  特朗斯·海耶斯(Terrance Hayes)的诗集《没头脑的人》(Lighthead)获得诗歌奖,评委们表示将诗歌奖授予特朗斯·海耶斯毫无异议,他诗歌中的智慧与抒情令人眩晕。美国著名记者汤姆·沃尔夫(Tom Wolfe)获得今年杰出贡献奖,他也是所谓“新新闻主义”开创者之一。 在《新新闻主义及选集》一书中,汤姆·沃尔夫)称新新闻主义就是记者在报道时,以真人真事为基础,采用小说的一些技巧,包括从传统的对话到现代主义意识流等小说技巧的一种结合。

  当晚,每位获奖者除了青铜雕像外,还获得了10000美元的奖金。

 

 (本文来源:东方早报 )